首页 > 小说 > 正文

盛世妆颜by年华红

2020-10-01 11:44:48 来源:馥馥网

看呗为大家提供《》全文免费阅读,文中的故事精彩动人,作者文笔极佳,实力推荐。这座大金矿,我真的要听之任之地把他让给别人挖吗?

《盛世妆颜》精选:

大半夜的,凌司宸跟一尊佛像似的,冷冷端坐在逼仄小房间里的一张小沙发上,怎么看,都觉得他身上价值不菲的衬衣,跟廉价的布沙发有些不搭。

“喝得很high?”他微微眯起眼睛,盯着我脸上的酡红。

我抓了抓脑袋,有些晕,“凌……凌总,你怎么来了?”

他蓦然起身,抓住我长发,一把将我按倒在床上,声音阴冷,“我有没有说过,你必须随叫随到?”

我呆了呆,忽然想起来,出门压根就没带电话。

凌司宸发了火,我心里没底,第一件事想的就是捋顺他炸毛这件事。

于是我伸手就去解他的衬衣扣子,呼吸间,他忽然嫌恶地别过脸,一把将我推到了床下。

我闷哼一声,滚到地上,幸好有地毯隔着,不然得砸出淤青。

“滚去洗澡!”他皱眉低喝。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几口白酒的缘故,我胆子忽然变大了,瞅了他两眼,忍不住慢悠悠站起来,当着他的面,把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从里到外,脱得干干净净。

“一起洗。”我扶着门框,摆出了一个自认为媚媚妩妩的姿势。

凌司宸盯看我的那个眼神变得热火起来,一会儿后,他忽然大步起身,腾地抱起我,朝浴室走去。

他莽粗得很,行动间似乎带着一股泄愤,弄的我腿都软了,可那又能怎样,他不停我只能任由他,只是有些后悔主动去挑撩他。

他还没说要包我呢,我就自己先送上门,让他各种吃干抹净。

要是真等到珍姐说的,他腻了我,我却连半点资源都没拿到手,不是亏大了吗?

得趁着他高兴,早点提要求才对啊。

天快亮的时候,他终于停住了,抱着我到床里躺着,我想,他这会儿应该心情不错,于是小声说道,“凌总,您能不能动用手里的关系,给我介绍点资源?”

他瞥了我一眼,室内太暗,我竟一时分不清,那眼神是嘲讽,还是漠然。

但总之,绝对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眼神。

“齐盼,你欠我的人情还没还完,就又想着再让我帮你?”他哼了一声,声音冰冷,“我是商人,想让我再帮你,要看你拿什么来换。”

他约莫是真累了,说完就沉沉睡去,好看的眉眼在夜色里微微舒展。

我烦恼地盯着他,越发觉得自己蠢不可及,我是怎么想出,要融化他这座冰山的念头的?

次日一早,凌司宸就走了。

我胡乱洗漱之后,就去剧组化妆,不知道怎么回事,张导今天总回避我,就连教动作戏,也找了个女教练来教我。

我生怕张导因为昨晚喝酒的事让我穿小鞋,结束了一场练习,就去找他。

见了我,他立马站起来,双手客客气气地放在背后,满脸笑容,“齐盼,你要是累了,就跟老师说一声,对了,我给你多排了三场戏,你记得好好表现。”

我呆住了,这是什么神操作,难道他看到了我的努力,良心发现想给我机会?

张导一副不想跟我多说的样子,找了个借口匆匆溜了。

我满脑子问号地回到自己的休息区,听到后面传来几声冷笑。

“昨天半夜,听到张导门口传来敲门声,还想着是谁呢,今天看这戏份,就知道是谁干那见不得人的事了。”

“谁说不是呢,人前装得跟圣女一样,倒显得我们肮脏了,看人啊,真不能看表面。”

一声声冷嘲热讽的,让人想当聋子都不行。

如果是几年前,没准我就回嘴了,可是现在的齐盼,在经历了一系列痛苦之后,早就知道,在没有实力的情况下,跟人置气是最最没用的。

我需要的,是实实在在的机会,无论她们怎么误会,我都不在乎。

我走过去,拿起水杯想要喝水,一低头,就看见了里面有两只还在挣扎的蟑螂。

恶作剧的笑声悄悄响起来,我转过身,朝笑得最大声的白晓琳走过去。

“是你丢进去的?”

她双手环胸,眼神里满是嫉恨,“是又怎样?”

我想起她跟张导是最先勾搭上的,心里不高兴也正常,所以心平气和地说,“别再做这些没用的事了。我跟张导没什么,是他主动给我加戏的。”

白晓琳怒了,“齐盼,你要不要脸?还主动给你加戏?你以为你是谁?”

“晓琳,我要是你,就一巴掌打过去了。”一旁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开始各种起哄。

“不管你信不信,我都不想跟你吵架,这次就放过你,再有下次……”我话还没说完,脸上就重重挨了一巴掌。

“下次就怎样?”白晓琳跋扈地问道。

火辣辣疼的脸颊、四周此起彼伏的嘲笑、还有从远处不时投射来的幸灾乐祸眼神,我心里尽是五味杂陈,在连念七八遍清心咒都不管用的情况下,终于爆发了。

听说女人打架是没有章法的,直到我亲身上阵,才知道我是有天赋的,等到张导赶来,把我们拉开之后,我毫发无损,白晓琳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眼里含着泪,倒好像是我欺负她了。

“晓琳!你怎么能把齐盼打成这样?”张导看了我一眼,扭头痛心疾首地批判白晓琳。

白晓琳惊呆了,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导演,你说错了吧?明明是她……”

“行了,我们组里不收留喜欢惹是生非的女孩儿,你赶紧收拾东西,今天就搬出剧组!”张导挥了挥手,满脸不耐烦。

不顾四周议论,张导把我叫到一边,满脸讨好,“齐盼,我在大家面前这么维护你,你也看到了,回头你能不能在凌总面前替我说些好话,让我进……”

原来一切都是看在凌司宸的面子上。

我低头看着脚尖,脸上木然,心里却第一次明白,在拜高踩低的娱乐圈,有靠山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

凌司宸什么都没做,我就能凭他的面子,轻松踢走别人。

这座大金矿,我真的要听之任之地把他让给别人挖吗?

我吃了太久的苦头,一心想要往上爬,不应该吗?

抬头看着张导,我带着无辜的浅笑,第一次有了做坏女人的好心情,“这些话我会跟凌总说的,只要您愿意多给我一些机会。”


西安MBA培训 http://yazhouliren7.51sole.com

馥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