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正文

推荐阅读书香商女不良婿

2020-08-01 21:43:39 来源:馥馥网

这里推荐阅读《》,提供沈辛茉秦晔章节目录,情节非常吸引人,人物真实生动,情感细腻,快来看看吧!等风头过去了,我再想办法把你从书局给调出来,在这之前你给我安分一点,别再惹祸了。

《书香商女不良婿》精选:

听自己孙女说得这般笃定,沈尚书心中略安,但念及自己这孙女以前那诸多出格的行径,到底还是不能完全放心,遂以告诫的口吻道:“你最好记住你眼下说的话,若是之前的事情再有下一次,我便再没有你这个孙女,而沈家也再没有你这样一位小姐了,明白吗?”

“您放心,那样的事情。就算求着我,我都不会再做了。”

沈尚书闻言,脸上的神情略缓了缓,“还有书局的事情,就算你心思不在那上头,可当初我也是舍下了老脸才把你给塞进去,当初是你自己非要进去不可,纵然如今……如今成了这样的局面,但既然已经进了书局,那就是朝廷之人,不是想不干就能不干的。你且再在那里呆一阵儿,等风头过去了,我再想办法把你从书局给调出来,在这之前你给我安分一点,别再惹祸了。”

“有劳祖父了。”

沈尚书又打量了一下自己这个突然变得很陌生的孙女,才略有些感慨地道:“你这次失忆之后,性子倒是收敛了不少,也算是件幸事。以前的事情既然忘记了就别想了,你只要安安分分的,以后的事情,祖父自会给你安排。”

“多谢祖父。”

“行了,用晚膳的时辰要到了,你先回去把身上的衣裳给换了,然后到膳厅一起用膳。”沈尚书这时候的语气已经比方才沈辛茉刚进来的时候和缓了许多。

沈辛茉站起身来朝着自己祖父行了一个告退之礼,方转身走了出去。

绿芙去唤人打扫房间了,沈辛茉自己一个人沿着原路返回,进到院子里的时候,一众下人还在打扫。

绿芙见自家小姐回来了,连忙迎上前去,“小姐,你还好吧?”尚书大人大约又朝小姐发了一通火,不过瞧着小姐脸上的神情倒还算平静。

沈辛茉微皱眉头看了一眼绿芙,“你之前告诉我说祖父向来不喜欢我,可我倒觉得祖父他对我还算不错。”

“啊?可是以前小姐每次去尚书大人那里请安,尚书大人都不会给小姐好脸色,吵起来更是经常有的事情。”整个沈府都知道尚书大人不喜欢小姐这个孙女,难道尚书大人这次没对小姐发火?

看绿芙脸上的神情不像有假,沈辛茉方道:“也许是因为祖父看出我是真的打算放弃五皇子了,所以才和颜悦色了吧。你之前也说了,当初我之所以能进书局,也是祖父托了人帮忙,若祖父真的那么不喜欢我,何必为了我舍下脸面去求旁人这种事情。”

“可……那也是因为小姐求了尚书大人整整一个月,甚至不惜在尚书大人的院子里跪了两天,尚书大人才终于松口答应的啊。”

沈辛茉闻言在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考虑着自己是不是要找个更聪明机灵些的婢女把绿芙给换了,但鉴于自己如今完全失去了记忆,而绿芙是自己之前的贴身婢女,许多事情只有她才知道,所以暂时还换不得。

只好耐心地跟绿芙解释道:“若是祖父真的那么不喜欢我,别说我跪两天,就算是跪上十天半个月的,他也不会妥协,他可是堂堂吏部尚书,为了把自己的孙女塞进书局而去求人,这个面子不是谁都能拉得下来的。”

这件事她也是从绿芙口中得知的。这所谓的书局是属朝廷的一个衙门,但它又跟别的衙门不同,它不仅管着整个大晟所有的书肆、书斋,而且平时还会自己印书发行。不过,因为这书局是朝廷所属,自然不能跟民间的那些书肆书斋一样,各种话本、戏本都来者不拒。既然是朝廷所属,那也就承担着一部分朝廷的脸面,所以一般刻印出来的都是很严肃的史书典籍什么的。

但是据说那五皇子接手了书局之后,全然不管这些,下令刻印了不少令人咋舌的书册,至于是哪些书册,失忆了之后的沈辛茉尚且不知。

她只知道,这书局既然算是朝廷的一个衙门,那能进去这里的,也算是朝廷官员了,虽然品级很低,却也是正儿八经拿朝廷俸禄的人。也就是说,到现在为止,自己还算是女官。

大晟虽然允许女子做官,可也不是什么人想做就能做的。一般每年秋季之时,朝廷各衙门会提前贴出告示,让想要报考女官的人早做准备,先拿了推荐人写的信来报考,报上之后,会给个统一的时间,让这些女子们前来考试,然后再择优录用。而这个推荐人可不是什么人都行的,必须得是朝廷七品以上的官员,只这一条,便将大多数女子排除在外了。所以每年来报考女官的人并不多,可就这样,还有许多考上了之后,衙门里却没有空缺的位置,至今还在家里等着被择用的呢。

由此可见,自己考上了之后,立刻就被留在了书局录用,其中定是少不了自己祖父的打点安排。

一众下人很快将房间打扫完毕,沈辛茉换了衣裳之后,便由绿芙陪着去了膳厅。

她进去的时候,里面已经坐了三个人,其中一个是她刚进府里的时候就已经遇到的沈辛彤,那另外两个……应该就是自己的二叔二婶了。

还未等沈辛茉开口说什么,沈辛彤见她一脚她踏进来便已经十分不悦地开口道:“刚回家的第一天就让长辈等,你哪里有一个长姐的样子!怪不得能做出那等不要脸的事情来。”

面对沈辛彤这样的口出恶言,沈辛茉反而笑了,“我再怎么没有长姐的样子,也是这个府里的嫡长女,这个事实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至于我为什么晚来……我房间里实在积灰太多,自然需要时间打扫,那些不知道的,看了我房间里的积灰之后,怕是还以为荒废了,不能住人了呢。”

在回府之前,绿芙就提醒过自己,等回府之后,自己的这个堂妹肯定会找自己麻烦,她跟自己打小就不对付,就是因为她介意自己嫡长女这个身份。

果然,一听沈辛茉提起‘嫡长女\\’三个人,那沈辛彤便竖眉怒道:“什么嫡长女,不过是个野孩子罢了,你的亲生母亲是谁都还不知道,怎么能算名正言顺的嫡长女?”

失忆之后的沈辛茉听了这些话之后,心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淡淡地道:“你逞这些口舌之快又有什么用?自欺欺人罢了。”

“你!”好,沈辛茉,你别嚣张!明天就有你好看的了!五皇子这个人,你许久没见了,可还想得慌?

馥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