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正文

注定鱼你域见沉鱼鱼李域

2020-08-01 20:37:17 来源:馥馥网

沉鱼鱼 李域小说名字叫做《》,这里提供注定鱼你域见沉鱼鱼李域小说,结局出人意料,不容错过。注定鱼你域见小说精彩节选:沉鱼鱼回来,立马冲上前问:“鱼鱼,怎样,大Boss问了什么,你有没有好好答?”酥绵一双眨巴眨巴的大眼睛等待着她的回答。

《注定鱼你域见》精选:

酥绵一看到沉鱼鱼回来,立马冲上前问:“鱼鱼,怎样,大Boss问了什么,你有没有好好答?”

酥绵一双眨巴眨巴的大眼睛等待着她的回答。

沉鱼鱼一直没有回应,酥绵摇晃着她的身子。

“沉鱼鱼,沉鱼鱼。”

“啊?”

沉鱼鱼这时才回过神,发现自己已经在自己部门。

“我说刚才大Boss问了什么?”酥绵继续眨巴着俏皮地双眼道。

“能有什么,不就是我们部门相关的问题,身为记者的那些问题,你还以为问问什么,你又不是没有面试过,还不知道问什么?”沉鱼鱼编着谎言,心虚道。

“切,我还以为会问什么稀奇问题。”酥绵沮丧道。

看着此刻的酥绵,沉鱼鱼郁闷地想着:她可不敢把刚才大Bosss问的话说给酥绵,以她酥绵的大嘴巴,必定不到一天方圆十里一定都知道,而且关乎自己的个人问题。

唉,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不能辞职,更不能一走了之,要是真走了,后续发生的事情我可不敢想象,一家大公司的宣传力度我可不敢低估,那我要怎么办呢?

沉鱼鱼突然两眼发光,笑眯眯道:“哈哈哈,天才,就这么办。”

“什么就这么办?”酥绵听到提问。

“没有,就这么办工。呵呵。”沉鱼鱼赶忙圆谎。

第二天,沉鱼鱼就请了病假,想躲开大Boss。

不料李域对于沉鱼鱼的小伎俩全部知道,所以在准备下班时用工作原因让他们主编把沉鱼鱼从家里叫到了公司,不用工作,只是谈话。

沉鱼鱼当然没想到这是一个圈套,就以为是自己的主编叫自己回公司,说是十分紧急的事,只能到公司才可以说。

沉鱼鱼急急忙忙赶到公司。

“沉鱼鱼。社长找你。”主编一说。

沉鱼鱼就感觉晴天霹雳一般。

“主编,主编,我,我头疼,我发觉我去不了。”沉鱼鱼假装捂头装病道。

“沉鱼鱼,社长说务必叫你上去一趟,不然可能会影响你接下来的路。”主编语重心长和沉鱼鱼道。

“可是我——”

“紧急通知,请专题采访部的实习生沉鱼鱼来到社长办公室一趟。请专题采访部的实习生沉鱼鱼来到社长办公室一趟。谢谢!”

广播突然响起。

“沉鱼鱼,你看吧!”主编拍了拍沉鱼鱼的肩膀。

沉鱼鱼内心咒骂:哪个混蛋告诉大Boss我来上班了,谁和我有仇,我去。

沉鱼鱼极不情愿拖沓着脚步来到大Boss的办公室前。

“你来啦!”秘书亲切微笑道。

“呵呵,嗯,我来了。”来送死了,沉鱼鱼赔笑道。

“请进。”

沉鱼鱼视死如归地推开门,深吸一口气。

一看到社长脸上立马笑脸迎接。

“社长好!”

“我听说,你生病了。昨天还好好的,怎么回去就生病了呢!”李域走出办公桌,来到沉鱼鱼面前。

“就,我身体就那样,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

“我看你,好像现在没什么问题呀!”

“哦,那是因为见了社长嘛!”

李域突然低下头浅笑靠近沉鱼鱼的脸。

“噢,原来我还有治愈的功能呀!”

沉鱼鱼脸色微微一红,眼神游离开:“估计是。”

李域看在眼里,严厉的笑意越来越浓,看了看手表,拉起沉鱼鱼小手说:“正好,下班,回家。”

“啊?”沉鱼鱼蹙眉。

“说好今天去我家。”

“等下,等下,社长,我没有准备。”

“不用准备,我都帮你准备好了。”

“社长,不要啦!我真没准备好。”沉鱼鱼突然索性坐在地板上耍赖。

李域见状,立马蹲下一个横抱起沉鱼鱼。

“啊!”沉鱼鱼一个尖叫。

李域取笑说:“啧啧啧,果真是叫沉下去的鱼。”

“哪有,我就一百一而已。”沉鱼鱼辩解。

“所以说是沉到水底的鱼再合适不过了。”

“哼,我胖我骄傲。”

“你有什么骄傲的。”

“我胖我说了算。”

李域给沉鱼鱼一个投降挑眉的表情。分明就是说:好,你赢了。

“社长,放我下来,我自己走。”

“你确定?”

“确定。”

“好。”

“手也不用拉我,我会走路的。”

“那要是我乐意牵着呢!”

“外面人很多的。”

“不习惯?”

“不习惯,而且我们就一晚而已,不用这么张扬,你说是吧!”

“嗯,说的有道理。不过我没说一晚而已。”

“难道你还想很多晚?”沉鱼鱼惊讶。

李域神色微微一动,故意说:“我可没说,你说的,我精力还是挺旺盛的。”

“我——”

“咔嚓。”大Boss办公室门打开,沉鱼鱼想说的话戛然而止。

李域看着她像小狗一样的表情,忍住笑:“我什么?”

“没什么。”沉鱼鱼一看到秘书,忙规矩摇头。

二人就这样走出办公大楼,在上车之前,沉鱼鱼还偷偷瞄了瞄周边,看有没有熟悉的人,一看没有,立马钻进大Boss的小车内。

李域看到沉鱼鱼像做贼的模样。

噗——李域偏过头,忍不住笑了出来。

“社长,怎么了?”沉鱼鱼奇怪地侧首看着他。

“没事,就有点嘴抽筋。”李域解释。

“怎么不抽歪,然后什么都干不了。”沉鱼鱼歪头嘀咕。

“在那嘀咕什么?”

“没有,我说你太帅了。”

“这句话,可以多说。”李域挤眉邪笑道。


tesol www.tefltesol.com.cn
馥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