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 正文

莫桥禹安小沫小说

2020-07-30 09:37:55 来源:馥馥网

安小沫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撑下去的,韩云婉将她双眼罩起关在这里,水和食物都是固定地送进来,她甚至不知道外面是白天还是黑夜,只是承受着漫长的孤寂。

《》精选:

安小沫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撑下去的,韩云婉将她双眼罩起关在这里,水和食物都是固定地送进来,她甚至不知道外面是白天还是黑夜,只是承受着漫长的孤寂。

一开始她并不敢睡觉,安小沫害怕韩云婉对她出手、对自己的孩子出手。

这天她终于忍不住浑身的疲倦,眼看就要支撑不住昏睡过去,突然门锁被人粗暴地撬开了。

安小沫下意识地蜷缩起来,她不知道迎接自己的是什么。

却没想到下一秒自己便被拥入一个不算温柔却足够有安全感的怀抱。

那一刻她的身心突然得到了放松。安小沫几乎喜极而泣,"阿,阿深……?你来救我了吗?"

"安小沫,你好好睁眼看着,我到底是谁!"

眼睛上的束缚被狠狠扯掉,刺眼的光亮使得安小沫费了好大劲才看清那个模糊的身形竟然是——

莫桥禹。

被粗暴地推到在地,安小沫根本没有力气抵抗。她只能在慌乱中伸手挡住自己的腹部。

本来暴怒的莫桥禹脸色微动,他努力压制住自己的气息,"你说,这孽种是不是严深的?"

字音几乎是从他的齿缝中挤出来一样,安小沫看着他,一股难言的苦涩充斥了整个胸腔。看吧,安小沫,无论何时,这男人都不会怜惜自己半分。

而你也做不到信任他。

其实在看到莫桥禹的那一瞬间,她是想告诉他自己怀了他的孩子,但是……以现在的情况来看,这个男人是不会相信自己的。

对于孩子,莫桥禹也不会有半点悲悯。

"你猜对了,孩子就是严深的!"安小沫皱眉直视莫桥禹愈来愈冷的神色,她倔强的严深瞬间点起了莫桥禹刚刚勉强压下的怒火。

果然。

果然!

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靠在墙角的安小沫脸色有些惨白,瘦弱的身躯微微颤抖着,这几日的不安不断席卷她脆弱的神经,此刻她微闭双眼,一副颓唐的模样竟然透着别样的韵味。

"啪嗒——"理智冲破束缚,怒火中烧的莫桥禹直接向安小沫扑过去。

安小沫的小腹被可怖的力道抵住,恐慌闪过面颊,她下意识地开始反抗,但是肩膀被固定在莫桥禹的大手中,她的一切反抗只能激起莫桥禹施虐的快感。

衣服被撕裂的声音穿过安小沫极度疲惫的大脑,安小沫牵动着疲惫的身躯奋力地挣扎。

"莫桥禹……你不能这样对我!"

可是这样的挣扎反而会得到更加粗暴的对待。

莫桥禹无情地撕咬着安小沫的肩胛骨处的皮肉,疼痛袭来,不夹杂任何情欲,只像是一头暴怒的野兽要将自己的死敌吞入腹中。

"你放开我,放开我!啊……"安小沫的瞳孔猛然放大,她像是一个破碎的布娃娃一样无力地向下坠,但是男人大力的动作令她不断失去着地感。

一轮又一轮的折磨不断吞噬着安小沫的神志。

不知过了多久,安小沫痛苦的挣扎渐渐变成了似有若无的迎合。粉嫩的肌肤透着旖旎的光泽,但她柔弱无力的双手还是在不断推搡着莫桥禹。

"嗯,不要,那里……不要,莫桥禹……"那里是,孩子……

莫桥禹粗暴地咬着安小沫胸前的肌肤,坚硬的胡茬瞬间蹭出一片通红。他将身下的女人翻转过来,再一次从后面进入。

"贱人……果然是个男人就可以上你!"莫桥禹粗重地喘气,他故意将火热刺入更深的地方,恨不得完全挤压掉那个生命的空间,"安小沫,你知道吗?我恨不得把你拆入腹中,让所有人都看不到你,碰不到你!"

"嗯啊……"疼痛中带着不易察觉的快感,她的十指撑开,关节泛着不正常的白色。

不知为何,安小沫想起了初见莫桥禹的场景。

那个时候自己还是单纯小女生,她任性地以为自己身边的人都应该宠着自己,爱护自己。

严深出国对她产生了挺大的影响,那些日子安小沫几乎沉浸在个人的悲伤世界里。对别人的关心全盘漠视,甚至心情不好的时候,她控制不住自己做出伤害别人的事情。

那天她心情烦闷,带着一个派对上认识的女孩去酒吧买醉,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大概是周围的人老是对她们俩动手动脚,那个女孩却扯着她的衣服一个劲儿地往她身后躲。

那些咸猪手都朝自己伸来。

忍无可忍,安小沫抄起手里的酒瓶砸向那几个男人,最后连那个女孩也不能幸免。

女孩的眼皮被玻璃碎片划伤,差一点就瞎了。

她还记得坐在旁边一直默默喝酒的男人朝她轻笑一声,说了一句"这么不爱惜自己啊"。

男人起身直接吻住了她,将酒水灌入她的口中。

这个男人便是莫桥禹。

现在想来,自从严深远飞他国,还是第一个人对她说要爱惜自己。

"安小沫,你以为严深会庇护你吗?他自己都自身难保,哪顾得上你这个荡妇?"

不是啊,莫桥禹。

你是不是忘记了,安小沫承受着撞击,眼前闪过莫桥禹为自己挡刀的画面。

她被曾经厮混过的街头混混追了几条街,已经是接近傍晚的时间,那几个混混举着明晃晃的刀子威胁安小沫,想要逼她就范。

是她趁乱拨打了莫桥禹的电话,本没想着有多少希望,莫桥禹却及时赶到……

只是她害他身中一刀。

或许所有女孩都有一个被英雄救美的梦,那一次是她如此深刻的感受到原来还有这么一个人可以包容自己所有的人性。

虽然莫桥禹一开始打算直接告诉安小沫的父母……

"安小沫,难道我不能满足你吗?"

男人的话似乎多了些,他察觉到安小沫的心不在焉,恶劣地加重了力度。

"莫桥禹,我不准你伤害严深!"她辜负的人,她无法补偿的人——那个叫严深的男人,安小沫相信,以莫桥禹的铁血手腕,阿深可能会陷入麻烦中。

莫桥禹露出了堪称凶残的笑,"你知道吗?一般身居高位的人,往往身不由己,更别说像严深这样的人了。"

"我要毁掉他,不费吹灰之力。"不是仗着这个男人可以庇护你吗?那我就亲手毁掉他,把他扔在你的面前。

安小沫痛苦地皱着眉,到最后她完全昏厥了过去。


教育信息化建设 https://www.xiaobaoonline.com/sis
馥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