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故事会 > 正文

鬼话闲聊之箫声咽月妖孽

2020-10-01 12:23:54 来源:馥馥网

木琉月当下一怔,显然这只木镯的出现连她自己都不知怎么回事?

涣璃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月儿!我们拉过钩的,你不能出卖我!”

木琉月这才明白木镯乃涣璃所化。

额上不时沁出细密的冷汗。

难怪涣璃来无影去无踪的,敢情是什么妖怪?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世界,让她觉得自己格格不入。

此时木琉月的思绪已飘至九霄云外,连萧明涵对她说过什么一字都没听进去,只知“嗯”“啊”的应着。

萧明涵行事素来精明,见不得属下敷衍了事,凤眸一冷,一把扣住木琉月的下巴说:“跟本座回去!”

木琉月这才拉回神绪,抽回手,抚着酸痛不已的下巴说:“我……可不要回去!回去少不了要受罚的!”

“你也知要受罚!”萧明涵悠然一笑,一双波光潋滟的凤眼幽幽望着她。

这丫头看似不简单,是自己先前太大意了!没想到她居然是……

或许是天意吧!如今这样,只能将她留在身边。

木琉月见萧明涵走了神,脚步悄移,转身就跑。

这动作太虎彪,连涣璃都在为她叹气。

都这个时候了,这丫头还一心想着跑路

额!涣璃为木琉月汗了一把。

果不其然,木琉月没能跑出几步,就被萧明涵拦了住。

萧明涵只要一个轻功就能将她搞定。

“跟本座回去!是本座之前怠慢了你,往后定不会再像之前那样待你!”萧明涵缓和了语气说,继而执起木琉月的手。

未尽的言语中意有暗示。

一股暖意由萧明涵掌心处涌来,木琉月如同受了电击,俏脸生红,水眸涣涣失神地望着萧明涵。

有那么一会,她似乎感受到了所谓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都说动了情的女人最娇嗔最美丽,此时的她脸颊烫得能把鸡蛋煮熟,娇唇红艳,让人欲要一亲芳泽。

涣璃的脸映在木镯上,瞧着眼前鼻息相缠的两人,不时用手遮起眼,直念“非礼勿视”。

就在两人的唇快要贴在一起时,一道红光横空劈开,直将两人瞬间分别。

木琉月的被那道红光震飞出几丈之外,身躯直飘了起来。

待她回神,人已在罗云华怀中,心时不免有股失落。

让她朝思暮想的萧明涵则受了内伤,此时捂着胸口大口吐血。

木琉月一惊,敢情这红衣妖孽是来坏她好事的!刚才只差那么一丢丢,两人就要亲上了……哼,多事!

木琉月纤手紧握,瞧着罗云华的眸光非常气恼。

“丫头!你又玩火了!”罗云华一双狐狸眼生红,有似不悦。

他心知木琉月对萧明涵动了情,这本就是他计划中的一步,可当真发生了,却让他这般的不甘心。

“你可以喜欢那个人,却不可以爱上他!不要再重蹈覆辙!”

木琉月一怔,“什么重蹈覆辙!”

说得她跟萧明涵以前似乎关系不一般,再说喜欢和爱有区别么,如果有只是程度上的不同的而已,不喜欢那里会爱呢?

罗云华桃眼一眯再不理她,只将她放置一旁,衣袖一卷,负手而立。

那些往事,他又如何与她说起?

不时抬首望着天幕上的月牙出神。

萧明涵没想到罗云华的内功如此深厚,真正的登峰造极之势,枉他自认为修为已无人可匹,如今到了罗云华面前,压根就没有还手之力。

这人只是个魔头么?还是什么异类所化?比如说什么妖物?

须臾间,萧明涵百种猜测。

罗云华见萧明涵已受重伤,此时除掉他不费吹灰之力,当然他想除掉萧明涵从来都是那般容易,却像个猫玩垂死的耗子般,一天天拖着。

不过此时不同,当着木琉月的面弄死他,倒别有一番趣味。

想时,素掌一伸,一股强大的掌风将萧明涵瞬间卷来,只那么瞬间,萧明涵已无还手之暇,任凭罗云华所为。

罗云华提着萧明涵的衣襟将其拎起,冲他笑着说:“本尊要怎么处治你好呢?是将你捏成一团,还是将你一块块剁了!”

罗云华人本就人长得妖魅,说出的话轻飘冷冷的,明明是在想着怎样杀人,让人听了却误以为是在讨论天气。

可这样的他才是可怕至极的,真正的魔头做最冷血的事也是含着笑意,杀人不眨眼便是这种境界。

木琉月不知罗云华的来头,只是听闻他将杀人说得这般轻松,笑得这般自然,心里着实骇然一片。

不过她能感受到,罗云华似乎很在意自己,或许看在自己的面上肯放过萧明涵。

继而从袖中陶出一把匕首架在脖颈上:“放了他!不然,我就死在你面前!”

罗云华狭长的桃花眸里溢出一道寒光,直盯着木琉月,片刻后又幽幽笑着说:“丫头,你对他真好,可惜他未必会在意你的生死!不如你拿刀在脖子划几下试试,看他会不会心疼!”

罗云华嘴上说得这般轻松,实则心里火冒三丈。

这丫头是吃了豹子胆,敢为了个不相干的人要挟自己!

混账!若不是老子心里真在意,才管不了这么多,一掌击破萧明涵的天灵盖,直捣的他脑浆迸裂,亦或者,将他的魂魄抽出来,直接捏个粉碎,已雪当年之耻!

他明明是用话激木琉月的,可木琉月到底胆小。真正到了真刀真枪的生死关头,不免胆怯起。

朝萧明涵瞟一眼说:“堡主!不是我不救你,实在是,这妖孽的功夫太了得!我就算是真死了,他也未必会放过你!”

她这话倒是说得实情。

萧明涵虽然也被她刚才的义举感动,但却只这不是个什么好法子。

稍稍缓回一气说:“本座不怪你!本座只觉又欠了你!待有机会本座一定会……好好补偿你!”

后面那五个字让木琉月感动,也不知哪来的勇气举起匕首朝罗云华的手刺去。

那一刀插在罗云华手背上,罗云华受了痛,手一松,萧明涵趁此脱离魔掌。

罗云华瞧着插在手背上的匕首,呵呵笑起:“很好!为了他,你到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敢伤我!”

木琉月被他瞧得心惊胆跳,罗云华眸里含着股道不明的伤痛和失落,明明是在笑,却要比哭难看。

一股肃杀之气由他周身溢出,顿时天上乌云齐聚,飓风从四面八方袭卷来,地动山摇,飞沙走石,恍若世界末日。


实验台边台 http://tianyuanfeng988.51sole.com
馥馥网